亚洲金融合作有待实质性提升

2019-03-17 07:03:32 来源: 襄阳信息港

亚洲金融合作有待实质性提升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在欧美经济萎靡甚至衰退的背景下,亚洲以其傲人的经济增速发挥着全球经济重要引擎的作用。但不可否认的是,亚洲经济体在全球金融体系中依然处于“依附地位”,不仅扩大了其面对海外金融冲击的风险敞口,也是亚洲经济稳定的重要挑战。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亚洲地区在强化自身抗风险能力、构筑金融防火墙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尤其是清迈倡议及之后的东亚外汇库的建立,突显了亚洲地区金融合作的决心和努力。

当前金融危机余威即将结束,欧美经济复苏态势稳定,亚洲或将面临资金短期内大量抽逃的情况下,亚洲如何进一步强化金融防火墙,降低对海外金融环境变化的风险敞口值得探讨。

金融合作待提升

亚洲进一步金融合作的动机有两层,一是共同应对金融风险,降低对外部金融体系的依赖性,强化区内自助;二是区内经贸关系密切,迫切需要更加密切的金融合作。

2000年发起的清迈倡议及之后的共同储备基金主要是满足个需求,也就是强化本区域的自助能力,降低对IMF等发达国家主导的国际机构以及美元的过度依赖。1997年金融危机期间,IMF的表现令亚洲国家极其失望,这也是发起清迈倡议的重要原因之一;当前IMF改革在即,但是改革的进展极其缓慢,西方发达国家主导的模式一时间难以改变。这种情况下,寻求区域层面的危机应对方式是必然趋势,近的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和金砖国家储备基金都是这种尝试。

清迈倡议是2000年5月在泰国清迈召开的第二次“10+3”财长会议上达成的,即将东盟内部原有的货币互换机制扩展到中日韩三国,在“10+3”范围内逐步建立双边货币互换络,以便在有关国家出现短期资金困难时进行援助,防范金融危机的发生。经过两次扩容,目前该区域货币储备基金已经由东盟时期的800亿美元扩大到现在的2400亿美元,而且与IMF的脱钩比例也由原来的30%提升到现在的40%。根据协议,中日韩3国分担80%的出资额,东盟国家负担20%。

随着东亚外汇储备库不断扩容,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余永定曾表示:“东亚货币储备库应该进一步成长为亚洲货币基金组织。”

但该货币基金执行机构“东盟+3”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AMRO)一位工作人员日前在新加坡向《财经》表示,目前区域内各国之间仍然需要建立互信,而且一些关键国家扯皮的现象还比较频繁,该货币储备基金的实际效用发挥可能仍然需要一次危机来检验。“其实目前亚洲各国内部对于这个储备库的实质效用还是有争议的,甚至可以说是有质疑的,尤其是区内各国在储备库的领导权问题分歧较大,这导致一些实质工作的开展面临问题,这里面有政治的因素。不过我相信,全球性金融危机的爆发已经迫使那些在促进亚太地区金融合作问题上持消极态度的人重新积极起来,尤其是在过去几年中亚太国家流入大量资金,而这部分资金即将回流发达国家的背景下尤其如此。”上述工作人员表示。

除了清迈倡议及东亚货币储备库,亚洲地区以亚洲开发银行为代表的机构也采取了促进亚洲区域内部经济、金融合作的一些促进措施,包括2010年启动的信贷担保和投资便利基金等。

两重潜在金融风险

本报采访的上述AMRO工作人员认为,要真正使东亚外汇储备基金发挥作用需要一次危机的考验。而日前在采访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时,一位中国学者认为这样的机会目前正在酝酿,因为当前亚洲面临着两重风险,一个是可能在短期内爆发的发达国家资金回流对亚洲经济体造成的冲击;另一个是日本压低本国汇率对亚洲区内经济体造成的间接损伤。

个风险可能在2014年陆续有所反应,热钱短时间内迅速流出东盟等本轮金融危机的资本高地会导致这些国家原本脆弱的金融体系遭受巨大冲击。“一些国家已经实施部分金融管制,比如马来西亚等,所以即便发生危机,可能烈度不会像1997年那么大,但些许震荡还是会发生,尤其是像印尼这样的国家,另外澳大利亚等资产价格高地也会面临冲击。”

第二个风险则可能在今年下半年就会对中国、东盟等国家产生一定的影响,比如国内通胀水平上升,经常性账户恶化等。耶鲁大学讲师、摩根士丹利前首席经济学家斯蒂芬·罗奇就曾对本报称其对亚洲地区爆发货币战的担忧。“日本央行通过压低日元促进出口的政策在短期内对亚洲出口导向性经济体产生很大的压力,短期内可能还不会出现太明显的货币竞相贬值,但长期来看,这并不能保证。希望日本的宽松政策不要激起其他亚洲经济体跟风。”罗奇说。

中国应积极推进合作

要避免上述两种风险对亚洲地区经济造成冲击,亚洲必须协调区内金融政策,协调立场共同应对可能出现的热钱回流等问题。

早在去年下半年中国香港、新加坡、印尼等地同时遭遇海外资金迅速流入时,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管理学院现代金融研究中心主任潘英丽就表示,中国相关机构应该与东盟等国家进行协调,共同阻击热钱过快流入。

印尼大学经济发展系教授Aswin Gantina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对此表示赞同,同时他认为中国要在区域金融合作中起到促进作用和稳定作用。“鉴于中国在亚洲乃至全球的经济体量和地位,中国必须在深化亚洲金融合作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但是日本是个不确定因素,东亚外汇储备库中目前中国和日本处于平等地位,而且鉴于中国在区内地位的上升,日本是否会继续支持还是采取方式掣肘中国,进而影响到亚洲区域金融深化仍然存在不确定性。”

但他认为,亚洲金融深化离不开中国与东盟。“中国与东盟的宏观经济相互依存程度很高,而且外部环境一致,经济发展模式也比较类似,中国与东盟在深化金融合作的过程中需要进一步协调,尤其是考虑到中国与东盟贸易规模以及中国经济增长对东盟的影响而言。”

“亚洲地区外部金融风险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对美元的依赖过高,外汇储备库规模如果可以进一步升级或者真正演变为亚洲货币基金,将在很大程度上降低区内对美元的依赖性。而且从贸易角度来讲,中国与东盟贸易结算是否逐渐采用区内货币应该提上议程。现在中国已经与东盟多个国家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但规模都比较有限。以印尼为例,两国的货币互换协议规模为1000亿人民币,而且审批程序复杂,不能很好地促进双边贸易中直接使用人民币结算。”Aswin Gantina表示。


管线管
打野猪机
smt加工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