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利場雜志深度剖析托馬斯坎貝爾離開大都會

2019-04-30 21:01:31 来源: 襄阳信息港

托馬斯·P.坎貝爾參加安娜·溫圖爾服裝中心在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開幕式。圖片:Courtesy of Michael Loccisano/Getty Images

在《名利场》杂志4月刊(现已可以在上浏览)的一篇文章中,作者William D. Cohan深度剖析了导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托马斯·坎贝尔(Thomas Campbell)辞职(6效)背后的混乱事件。这篇文章的内容让所有纽约艺术界——甚至其他领域的相干人士——议论纷纷。

“这并不是一个复杂的故事,一个“与大都会有着密切关系的消息源说,坎贝尔只是陷入了一个自己都无法搞清的复杂状况中。也许事实就是如此,但是《名利场》的故事还列举了需要被纳入考虑范围的大量事实,以及有多少事情问题。下面是一些关键的内容:

1. 追求“新的冲击

坎贝尔刚开始掌权的一段时间顺风顺水,包括在2009年开头很好地处理了当时大都会所面临的严峻财务危机。 “然后出于某些原因事情开始变味,一位接受《名利场》采访的前大都会行政人员说。特别是坎贝尔让大都会变得“新潮而时髦的做法开始引发问题。

这其中包括了耗资巨大却饱受诟病的大都会“Mlogo的改变,这个茶红色的新logo被很多人批评,有一名建筑师称其看起来“像一辆红色的双层巴士在短暂停留的时候,把所有的乘客都塞到相互的屁股里。

2. 向数字化的转移

情况类似的是,很多策展人对坎贝尔将“大量资源用于博物馆的新“数字部门颇有微词。“有多达75人在此供职,年度开支约为2000万美元,消息人士说。他们发起的活动包括将馆藏的200万件艺术品数字化,改善在博物馆中使用移动设备的观众的参观体验。

一位前管理层人员做出了一番耳目一新的评论:“数字部门工作人员的人数超过了其他5、6个部门的总和。这是另外一个大冒险,让人联想到大都会将变得年轻化、时尚化。我认为这样的做法是有失平衡的。

3. 欠佳的处事方式

文章中也提到坎贝尔在管理及人际关系方面的处理有些欠妥,他有着已经做好选择但随之又会态度180度大转弯,去考虑其他选择的工作习惯。一名未透露姓名的董事会成员说,坎贝尔“不是一个好的倾听者,对于本应注意的“人际关系也不敏感。

坎贝尔之前是一个挂毯专家,外号叫做“挂毯汤姆。既然“他的研究关注点如此狭窄,那末现在看来明显的问题是他当初为何会被选中成为馆长,大都会的董事会明显没有认真考虑他是否具有必要的管理能力和气质来领导一家有着2500名员工的‘百科全书'式博物馆。 《名利场》写道。

4. “动手动脚

或许爆炸性的——但是几乎没人提及的——缘由是: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坎贝尔对某些女性员工动手动脚。在刚刚上任的时候他就被警告过,但他依然如故。近有针对他和大都会的起诉,但是在庭外和解了。

“动手动脚究竟意味着什么、诉讼的内容是什么还不得而知。文章当中引用这位前管理层人员的话说,坎贝尔的行为“特别有问题,因为大都会有四分之3的行政人员是女性。

5. 立体派作品的交换条件

亿万富翁收藏家Leonard Lauder 2013年慷慨捐赠的78件价值10亿美元的立体派作品对大都会来说似乎是个重大成就——但实际上,这背后有不少问题和复杂的情况。

Cohan质疑这次立体派作品的捐赠背后可能存在交换条件,因为它们将会在新的当代艺术展区中的Leonard Lauder研究中心区域进行展出:

“之前,大都会进行了耗资6亿美元拆除位于第五大道上的Lila Acheson Wallace展区并在博物馆的西南角建设新的展厅,面积将会是屋顶花园与现当代艺术展厅的两倍。2015年,在经过1年的研究之后,大都会选择大卫·齐普菲尔德建筑事务所来设计新建筑,并计划于2020年、也就是大都会150周年纪念的时候完工。

一些观察家认为大都会同意建造新展区来展示Lauder的立体派作品的决定是错误的。耶鲁艺术学院教授、前MoMA高级策展人Robert Storr说,按照规定,“接受捐赠是一回事,但是以建造展览空间为条件来接受这批捐赠则又是另一回事……让一批收藏变得有历史意义的并不是为某些艺术类型特地建造的展厅,更不要说是为了某人收藏而建的了。

Cohan 报导说,Lauder否认这样的说法。

6. 《纽约时报》刊文的连锁效应……

曾长时间在博物馆手绘及版画部门任职的策展人George Goldner2015年从博物馆退休,《纽约时报》2月初关于大都会内部问题的报道就援用了他的一些话。而在《名利场》的报道中,Cohan引述一位大都会前管理人员的话说,《时报》那篇题为《大都会是一家衰退的伟大机构吗?》(Is The Met A Great Institution in Decline?)的文章在馆内引发了“原子弹爆炸般的激烈效应。这篇对大都会提出了狠狠批评的报导被刊登在发行量庞大的《纽约时报》头版,无疑对这家深受喜爱的机构给予了意料之外的沉重一击,也似乎预示了坎贝尔接下来的命运。

Cohan提到Goldner现在在为亿万富翁Leon Black担负艺术顾问,而Leon Black的妻子Debra是大都会董事会成员。

这个故事刊登3周之后,坎贝尔在各方压力之下提出辞职。

7. 无法控制?

但是,坎贝尔并不是需要负责的人,消息源之一指出,董事会初是支持坎贝尔的计划的。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他只是大都会管理层更大幅度变动的露脸代表,他的离开并不会让事情回到正轨。

“他与董事会一起制定的计划,消息源说:“(坎贝尔)虽然有一些管理问题,但是董事会他们一起做出了这些推动数字化的决策。并不是汤姆一个人做的决定。他们一起决定把钱投在现当代艺术领域。这个地方从政治角度来看完全是失控的。

作者 文/Eileen Kinsella 译/Joe Zhu

关于G点的烦恼
小儿虎口纹的望诊方法
女性动人的三类性高潮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