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 百零五章迎新晚会(为惜默Cx舵主加更)

2020-02-15 19:36:10 来源: 襄阳信息港

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 百零五章迎新晚会(为惜默Cx舵主加更)

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朗月当空,走在空旷的林荫道,三三两两的学生正在向宿舍走去,张潮和唐旗打了个招呼,便孤身一人去往了学校的正中央,一条名为缘湖的人工湖边。

夜晚的湖边,蚊子不少,跟轰炸机一样嗡嗡嗡飞个不停,张潮微微有些烦躁,他现在只希望放空大脑,好好地捋清纷乱的思绪。

系统守口如瓶,一个劲不肯透露更多的消息,而自己也不过只能凭借蛛丝马迹来进行根本无法证实的猜想。

但是,这种猜想给了他一个很好的信息,虽然所有的痕迹里似乎只有这么一丝丝的轻微变化,但那也就存在着张潮所经历的单人场景根本不是投影,而是现实的可能性。

而要想知道更多更具体的东西,就需要他进行更多的历练,从而提升自己的实力,以获得更高的权限。

要知道,他还清楚地记得,系统还有一个商城的功能没有解锁呢。

“所以系统,我还有与他们重聚的机会?”张潮挥了挥手,有清风拂面,驱散了蚊虫。

系统犹豫了片刻,正当张潮以为它一如既往地要拿“权限不足”来搪塞他的时候,系统却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顿时,张潮的脸上喜笑颜开:“你说的是真的?”

系统傲娇地冷哼了一声:“嗯哼。”

张潮心中顿时有大石落地,整个人都仿佛轻松了许多。

见张潮情绪的变化那么明显,系统连忙补充道:“所以,被选中者可要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早日解锁权限。”

张潮重重地点了点头:“既然这样,那我现在就进入下一个单人场景吧。”

系统被他吓了一跳:“开什么玩笑,你以为单人场景就是随便开的吗?起码也得间隔一个月,你当我那时候跟你说一个月之内就真的是一个月内随便进吗?”

张潮用一种完全不明白的语气问道:“内......难道不是这个意思吗?”

系统:“好吧,中文真是博大精深,姑且算我口误吧。”

“切——”

......

从这天晚上开始,张潮就开启了一种新的学习状态。

上课,锻炼,偶尔打打游戏,晚上出去假借跑步名义,吸纳星辉,拓宽经脉,回到宿舍后又借睡觉的时间用来修炼御风真元。

就这样,开学的这二十多天很快就过去了。

对于他的这种改变所有人都是显而易见,并且表示极为震惊的,尤其是他的前女友,下意识地认为是自己警醒了张潮,感动得不能行,重新开始和张潮说话了。

但是——这对现在的张潮可算不得一件好事,因为他对杨菲菲早已没有了感情,就算还剩下些,也不过是同学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朋友之情。

这件事一度让张潮很心烦,但在经过了几次若有若无地试探后却碰了钉子后,杨菲菲也算是情商很高的人,果断地发现是自己自作多情,不再纠缠,没闹出些什么狗血的桥段。

对此,张潮也只能表示抱歉罢了,毕竟,这事虽然不怨杨菲菲,但也怨不得他,走到这个地步,纯粹是命运使然。

这段时间,张潮将御风的真元修炼得越发的精神了,而与之辉映的星辉也大有裨益。

但是,仍然没有突破到黄金阶层!

对此,张潮分析,一方面是因为地球的灵气太过稀薄,只有少数的一些名山大川还足堪使用,但学校里......咳咳,就相当一般了。

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黄金与白银之间本身就存在着一道难以想象的鸿沟——他在量的积累其实已经相当充足了,这就说明,这道鸿沟不是单单凭借数量就能跨过的。

要知道在南部丛林剩下的小半年时间,张潮每天大吃大喝,打磨身体,锻炼真元,以他的天赋,这么长的时间,可想而知,他的积累有多深厚了。

“或许——这是关于心境的?”张潮这样想着,开始研究一些中国古代先贤的著作。

所以,又过了几天,似乎是受到了老聃的道家学说影响,他干脆就放下了一心寻求突破的心,整日里打打游戏,出去散散步,到不远处的山上玩玩攀岩什么的。

......

而这天,当张潮返回学校的时候,赫然发现已经许久没和自己说话的班长正站在宿舍门口,也不知在等谁。

张潮刚想打个招呼,就发现班长急匆匆地向他跑了过来。

“张潮你可回来了,我打你你怎么不接啊?”

张潮愕然,发现似乎是在南部丛林里养成了习惯,他早已戒掉了,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离了简直没办法活下去了。

“抱歉抱歉,我刚去了一趟南华山,和一些朋友去玩攀岩来着。”

班长狐疑地看了眼张潮轻装的样子,问道:“你别骗我,攀岩都像你一样不带任何装备吗?”

张潮嘿嘿一笑,心想我还真是裸装上阵的。

“行了,我也不废话了,这次有个迎新晚会,需要每个班出几个擅长才艺的人,杨菲菲她们几个姑娘报了个舞蹈,咱们男生也不能落下,因此......咳咳,我决定让你上。”

张潮连忙摇头:“班长你们几个老学长还搞不定吗?我这可是从不参与学生会的幺蛾子事儿的,他们的活动我可不想参加。”

大一的时候张潮和学生会的一些人发生了一些龌龊,因此,虽然他不至于小心眼到这种地步

,但为了避免麻烦,还是不决定出这个风头。

“唉你就当帮帮老哥吧,唐旗那小子虽然也还算有点颜值,但既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完全排不上用场啊。”班长苦着脸,递给了张潮一根烟。

“那你们几个上不就得了。”张潮看了看手中的烟,“哟,还是中华。”

班长着急了:“我们几个大老粗,除了会逗比还能干啥,而且重要的是——我们这颜值咳咳......整个四班可就靠你一个人撑起来了,否则丢人的可不止我一个。”

张潮无奈地把烟点燃:“合着都上升到集体荣誉了,行吧,你给我来条玉溪......”

班长大喜:“我给你一条大前门。”

“去你的。”张潮笑骂道,来条玉溪不过只是句玩笑话,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班长自然就知道张潮把这事给接了。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