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新闻周刊果狸重归餐桌湜吉湜凶

2019-01-31 03:08:08

《周刊》:果子狸重归餐桌是吉是凶?

在人们还在为SARS会否卷土重来而担心时,果子狸已经重现江湖了,并再度回到了广州人的餐桌。曾经被视作“瘟神”的果子狸,难道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危险吗?

10月14日,广州方面传来消息,因SARS闻名于世并遭禁5个月的果子狸,“合法地”重新回到广州人的餐桌。这是因为根据国家林业局于8月15日发布的《商业性经营利用驯养繁殖技术成熟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单》,果子狸恰被列入其内,而作为54个被列入该名单的成员之一。果子狸的出现,显然具有非同寻常的轰动效应。

随后,深圳等地区颁发类似许可证的消息也接踵而至。

一时间,果子狸再次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讨论的激烈程度甚至超过了SARS尚在肆虐的5个月前。

“好了伤疤忘了疼”,类似的痛斥充斥在各个公共论坛。看来,曾经被人们当作美味、每斤至少可卖上百元的果子狸,在大多数人心目中,几乎成了“瘟神”的同义词。

而中国科学院院士钟南山明确告诉中国《周刊》,他不赞同果子狸重返餐桌,原因很简单没有证据可以推翻果子狸不是SARS传染源的观点。

“祸水”果子狸

中国历史上大概再难找到像果子狸这样被人们视为“祸水”的生物了。钟南山之所以斩钉截铁的拒绝接受果子狸的根据是:5月23日,深圳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香港大学联合宣布人与果子狸SARS病毒高度同源。研究人员从收集到的25只野生动物样本中,发现4只果子狸样本中带有SARS样病毒。他们利用分离出的SARS样病毒,以基因排序技术,与作为SARS病原体的人类SARS病毒作比较,发现人类的SARS病毒与在果子狸身上发现的SARS样病毒具有高达99.8%的同源性。

而此后进一步的调查则显示,接触野生动物人员的感染病毒机会也明显增高:据对野生动物批发市场的508位工作人员进行检测,13%的人血液SARS病毒抗体呈阳性,比一般人的6.3%高出一倍多。

此后,同样的研究结果在美国的两个研究中心先后重复得出,果子狸在饱受SARS折磨的国人中,引起了轩然大波。一时间,从“座上客”到“阶下囚”,果子狸成为众人痛恨的对象,甚至出现了惨遭屠杀的命运。

在此期间,为了保险起见,以国家林业部为首的各部门采取了各种举措,包括收回已发放的野生动物狩猎证、经营利用准许证、运输证;对果子狸、猴子、蛇类、蝙蝠等野生动物养殖场进行全面的清理登记;对养殖场的野生动物,立即在原地隔离封存,保存活体,不得擅自处理等。

由此,果子狸以“罪人”的身份,似乎远离了人类社会。

谁还敢吃果子狸?

据广州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办公室一位不愿意告知姓名的人员透露,其实从9月开始,广州市就已经颁发《广东省陆生野生动物及其产品经营利用证明》,然而一个半月的时间内,全市总共只有30家左右的餐馆领取了这个证明。

而来领取证明的餐馆,其实大多数都是针对名单中的山鸡、蓝孔雀等野味。至于果子狸,这位人员认为,大部分餐馆都是本着“有人吃就卖,没人吃就不卖”的消极态度,并不对此抱有太多的希望。

对果子狸在重返餐桌之后有没有市场,这位人员显然不持乐观态度。“谁敢吃啊,就是我们,虽然亲手把许可证发给餐馆了,也不敢去吃啊。”

果子狸真的有罪吗?

然而,包括钟南山在内的所有专家,都无法肯定地得出果子狸一定与SARS有关的结论。

早在9月份,在接受本刊采访时,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医师倪大新指出,SARS是否来自动物,来自何种动物,通过何种途径和条件传染给人,到目前为止还未可知。看来,与5个月前相比,作为SARS研究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国内外的科学家们对于果子狸的了解,仍然处于无法确定的阶段。

而在采访中,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专家董小平认为,从果子狸身上分离出SARS样病毒,与确定果子狸就与SARS相关,完全是两回事。这表明,对果子狸作出有罪的论断为时尚早。

在关于人与果子狸SARS病毒高度同源的结论公布之后不久,中国农业大学却得出了不同的研究结果。研究人员在广东等七省、市采集的76份果子狸样本及其它野生动物和家养动物样本中,均未检测到SARS样病毒。

此外,即便果子狸真的是SARS的传染源,究竟病毒是在那个环节传染给人的?早些时候,世界卫生组织中国SARS回应小组发言人迪亚兹就认为,食用果子狸可能并非问题之所在。那么,究竟是食用环节,饲养环节,抑或是处理环节?这个问题让科学家倍感头疼。

有罪抑或无罪?关于果子狸,科学上存在着的争论使得相关部门在制定政策时,必然有些左右为难。

国家林业局办的一位负责人承认,在制定《商业性经营利用驯养繁殖技术成熟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单》时,经历了相当激烈的讨论。尽管早在8月份这份名单已经出台,但各个地方无不在小心翼翼地执行。有关果子狸医学上的争论,使得果子狸问题成为敏感的话题。

在试图采访国家林业局时,被告知,野生动植物保护司内部已经统一达成意见,关于这个《名单》,将采取冷处理的办法,而近关于果子狸的各种采访,则一律避免。

谨言慎行的不仅仅是林业局。果子狸到底能不能吃?大部分专家在表达意见时也都非常谨慎,这种谨慎,主要还是由于科学研究中的不确定性。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所的一位姓赵的官员认为,许多动物都可以通过各种途径将传染病和寄生虫病传播给人,比如狂犬病、猪囊虫病等。但是对于这些病症的传播源以及传播途径,都已经有了明确的结论。而果子狸到底和SARS有何关系,现在国内外都很难讲清楚,仍然没有证据认为,果子狸可以传播SARS病毒。

他指出,目前,对于果子狸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果子狸是否能够作为SARS的动物传染来源,二是果子狸身上的病毒是从何而来。而这两个方面现在都没有定论。

摘自:《周刊》

原瓶进口红酒批发
深圳快干胶研发定制
曲阜不锈钢酒罐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