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宗的智慧超越现代人? 探访江西赣州“福寿沟”

2019-07-20 13:55:00 来源: 襄阳信息港

留存至今的福寿沟主排水道内部。人民网记者刘茸摄

编者按:

7月21日,一场61年未遇的大暴雨让北京城遭遇严重内涝。其实,北京并非个案,在中国,许多城市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城市防洪排涝工程建设赶不上城市化的扩张速度。但,这也仅是一个表象原因。

尽管雨季已去,但大雨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却引发我们反思。为探讨中国 下水道 存在的问题,人民网采访组特别策划了 十问下水道 系列深度报道,以北京 7 21 暴雨为切入点,多路记者分别走访北京、广州、海口、赣州、合肥、青岛等十余城市,剖析全国城市内涝现象及智慧做法,将 下水道 问题作为当今一种多发的城市病,为其把脉,寻其成因,并以期探寻解决之道。

在北京 7 21 大雨之后席卷媒体版面的形形 的反思中,有一个词被反复提起 福寿沟 。它是江西省赣州市一套古老的排水系统,修建时代是北宋。与紫禁城的排水系统一起,福寿沟被作为留存至今仍在使用的 祖先留下的先进遗产 。

众多赞叹之词中,对各地城建规划官员来说刺耳的大概是这样一句 千年前老祖宗的东西都比现在的要强!

身为赣州市了解福寿沟的几个人之一,赣州城市规划展示馆馆长陆川认为这个说法显然不公平。 对福寿沟,只能借鉴它的原理,照抄是不行的,倒退到900年前也是不可能的。 但是一谈及这个古代地下工程的各种技术细节,谈及它的主持修造者、深谙工程学的北宋都水丞刘彝,陆川还是收不住话匣子。

同样的兴奋也出现在赣州城乡规划设计院信息所所长陈元增的脸上。为了今年4月起开展的一项地下管线测绘计划,他几乎将现存的福寿沟管道都 摸 了一遍,说起其间意外发现的精巧设计,他有掩饰不住的愉悦。

跟城建水利沾点边的赣州人,每一个谈起福寿沟时,都自觉不自觉地带着这种骄傲的神情,这恐怕是别处很难见到的景象。尽管每个人都在澄清: 其实福寿沟现在已经几乎不发挥什么作用了,真正起作用的是当政者一直沿袭着的对地下排水工程的重视。 作为管理者,设计者,他们也承认,福寿沟的建造思路、设计理念对现代赣州依然有着深远影响,赣州能成为许多人口中的 不涝之城 ,福寿沟居功至伟。

 

福寿沟内的污水并不多,深仅没膝。人民网记者刘茸摄

探访福寿沟内部 工程细节让人赞叹

赣州老城区一条不起眼的巷子里的一个检修井,相当于通往这套古老排水系统的大门。 7月北京暴雨以后,已有许多媒体来考察福寿沟,进入下水道的都是从这进去的。 赣州市市政工程管理处排水所的周桂明告诉记者。

从检修井沿竹梯爬进去,需弯下身子才能走进下水道,顶高约160厘米,是用相对细长的砖整整齐齐砌成的拱形顶。砖缝间的灰泥上有类似蛛网的东西垂下,但墙壁整体十分干净,没有一丝青苔,也非常干燥。

这种干燥是福寿沟能留存至今的重要原因。 赣州城乡规划设计院信息所所长陈元增认为。相较于人为拆除,古建筑常毁于保存条件的不利,其中常见因素就包括湿气侵蚀、温差大等等。赣州位处两江包围的丘陵地带,气候条件十分良好,温度变化不大,而福寿沟自身的一些设计,则使它幸免于一般下水道常有的湿气侵蚀。

就实际应用而言,福寿沟下水道顶高的近乎不必要,管道污水深只没膝。即使走进较低矮的管道,也有至少三分之二的空间处于水上。进井之前,需提前至少两小时打开井盖通风,实际进去的时候基本已闻不到任何异味。

福寿沟的建造坡度比一般古下水道陡很多,我们测算过,达到了百分之四,是正常情况下的十倍。 陈元增介绍: 这就使得水流速度快,流起来带风,能吹干墙壁。再加上它是拱顶,本身承重性就好,而且水流的时候也不会被淹到顶,保证了顶部安全。

古代下水道多数毁于坍塌,日积月累之下顶部的脆弱往往是造成坍塌的直接原因。福寿沟在维持自身寿命等方面的精心设计,不仅在同时代无出其右者,甚至其后多年的新建工程也难望其项背。这些优势也体现在如何发挥它的主要功用 排水上。

福寿沟下水道管径不一,窄小也有六十到八十厘米。 陈元增告诉记者。这是容许人出入的小孔径,在北宋,下水道的清扫是靠人手工将渠中的污物清出,如今其实也没有太大分别。在普查的时候,陈元增发现了一条以前没有留意的小设计:福寿沟管道的地面正中有条暗渠。他猜想这是为了更好的沉积污物,改善排水,同时也方便那些900余年前的清扫工在管道中站立和工作。

在环绕赣州的古城墙上,至今还保留着几个福寿沟排水专用的水窗,上面悬挂着的大阀门也保留了原先的单向阀设计:城内的水可以自动由水窗排出,而当外面河流水位上涨到可能形成倒灌时,水窗会将出入口紧紧封住。陈元增告诉记者,按照当时的设计,这些管道外接河道,以水窗开阖,另一头则接到城内池塘,中间还巧妙地利用连通器原理,使水位总不会高过警戒线。

还是那句话,这些工程细节放到今天来看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赣州城市规划展示馆馆长陆川说, 但近千年前的古人能想到,就是非常了不起,何况他们结合各种设计,用得十分巧妙。

福寿沟核心思想始终有用: 科学生态

赣州老城区约 .22平方公里,在设计图纸上看,老福寿沟犹如一面蛛网,蜿蜿蜒蜒爬遍全城。它有两套主管道,分别通往合围赣州的两条河 章江和贡江,各呈篆体的 福 字与 寿 字形,福寿沟因此得名,传说其中还有风水上的讲究。

至今仍在使用的福寿沟管线,只有0.4平方公里的过水面积,对 .22平方公里的老城区而言已是杯水车薪,而对加上新城区和开发区已扩张到78平方公里的赣州市区而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各色砖石是历朝历代修缮留下的证据。人民网记者刘茸摄

大部分的管道因为年久失修坍塌了。 陆川告诉记者, 有些还没坏的管道,因为维修成本的考虑,也用水泥管替换掉了。

在记者探访的那段福寿沟下水道里,墙壁的颜色五彩斑斓:灰的、红的、黄的、白的,还有辨不清什么颜色的砖,这是历朝历代修缮留下的痕迹,早使用的马条石坏了以后取出,再用新砖填进去。如果这种维修方式不改变,福寿沟本来可以一直以原先的形态存在下去。

但这样做的实用价值不大,成本又太高。维修要花很多钱,而且这样修好的管道可能撑个五年十年又不能用了,水泥管道可以用三五十年。而且说实话,用水泥管效果可能更好。 陆川说。

陆川认为,福寿沟的精华并不在它的下水道里,就好像很多内涝城市,其问题的症结同样不存在于管道本身。 福寿沟是一个系统,由三个部分组成:明沟、暗渠、池塘,我个人觉得主要的部分是池塘。

古赣州有40多个池塘,星罗棋布于城区各地,如今只有三五个尚存。取代它们的功能的,是一个占地七百多亩地的人工湖,位于赣州市章贡区政府对面的生态公园。单个湖的防涝功能自然不如多个池塘,但陆川认为,这也聊胜于无。

池塘起的是蓄洪作用,雨下下来暂时存在这个地方,等雨停了以后,再排出去。 陆川说, 为什么现在城市普遍都内涝?土地大面积硬化,池塘又少,雨水下来以后没地方去,全堆积在管网,管网压力自然就大,一时来不及排走就内涝了。

他同时纠正说,赣州并不是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完全不会内涝。 实事求是地讲,如果下很大的雨,赣州偶尔也会淹,但时间很短,几十分钟或者几分钟水就会退去。

今年5月,赣州曾经下过一次特大的雨,降水量达到1 0毫米以上,但三十分钟内水也就排完了,未造成实质性威胁。 完全不内涝的城市是不存在的,也不能用这个当做目标。但短时间解决问题,尽量不影响老百姓正常生活,这是可能的。 陆川说, 福寿沟的技术不管在当时看来多先进,放在现在也都比较古老了。但它的指导思想对我们始终有用,说穿了就四个字:科学生态。讲究科学规律,符合生态要求。

在没有工业废水、没有污水处理的古代,人们沿着家家户户的墙根挖出长而细的沟渠,收集屋檐上流下的雨水和人们生活产生的废水。它们在渠中沿地势流动,在低矮处汇聚,流入暗沟,经由它排入池塘。塘中养着鱼,塘底沉积的淤泥被人们挖起来种菜。一切构成一个精巧、完整的生态系统,不仅保护着人们的安全,还使他们生活得更好。

但今看来,这套系统有几个致命缺陷:明沟在现代城市已经几乎不使用,并且由于雨污分离的需要,雨水和生活污水收集系统必须互相独立;多开辟水塘对于寸土寸金的城市来说,更加是个构想。

主排水道内壁的小通水孔,外接地上明沟。人民网记者刘茸摄

过去靠自然之力,靠水塘和沟渠配合,解决两平方公里这么一块地方的排水没有问题。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程晓陶分析说, 现在赣州城市的面积比古代大了 0倍,原本福寿沟的长度就是十来公里,现在赣州光骨干排水管道就有200多公里长。而且在发展过程中,很多原来的水塘都被填掉了,不可能靠它们起到调蓄作用。现在靠什么呢?就靠修泵站,只要下了雨,就用泵站往外抽。

程晓陶认为,现代城市和老祖宗的原理已经不一样了,只能依赖现代化的雨水收集系统、排水系统和泵站。赣州之所以仍然在城市排水建设中处于佼佼者地位,并非因为福寿沟比现代系统更出色,而是得益于福寿沟为城市管理者留下的 重视排水系统建设 这一传统。

要说我们从老祖宗学到了什么,就是城市尽量能不硬化别硬化,还有多建湖或者水塘来蓄水。 陆川说: 城市排水是个系统工程,要治内涝不可能靠一两个办法,只能综合治理,更要牢记科学生态这四个字。

赣州这地方地势不好,每年4月汛期一开始下雨,总是被洪水淹。 赣州市博物馆文博局书记、研究员万幼楠对记者说。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发展出了当时全世界的排水系统。有时就是必须吃了大亏,有了教训,才可能进步。

编后:

中国的下水道,除了古人的智慧供当今借鉴外,真正起作用的还是当政者一直沿袭着的对地下排水工程的重视理念。而当今城市规划时,下水道应以什么的规范来进行建设?请关注下篇报道:城市排水系统强制标准如何制定?

心绞痛吃什么药缓解
心绞痛发病后要注意
心绞痛冠心病治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