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聚焦节能减排关键做好加减法

2019-08-15 19:22:10 来源: 襄阳信息港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给减排划出了硬杠杠,明确设定 能源消耗强度要降低 .9%以上 的总体目标。对于这一 十二五 前4年的节能减排指标,代表委员认为这是政府面对困难自我加压。

  由于201 年单位GDP能耗下降 .7%,没有达到 十二五 后 年 .84%的平均线,所以今年必须设定更高目标。清楚了解当前形势和压力的代表委员,纷纷建言献策。

  目前,我国已经有一部《节约能源法》,跟节能减排有交集,但毕竟不是专门针对节能减排的,因此学界业界时有完善或单独立法的呼声。

  法律规章的制定和完善是需要过程的,专门的《节能减排法》还需假以时日。部分代表认为当下较为可行的是确定节能减排标准。来自内蒙古的全国人大代表梁铁城提出,调整节能减排指标,针对不同行业制定不同的能源消耗标准,调整能源输出地和输入地的控制目标,同时按照 容量法 核定污染减排量,合理安排主要污染物排放指标。全国人大代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技术经济研究部部长吕薇说: 科学确定节能减排的标准,先制定行业耗能标准,再结合各地的产业结构和发展阶段,逐步细化到各地和企业。以前,政府主要是按照基数确定节能减排任务。实际上经济结构和发展阶段对这个标准的影响很大。海南无烟产业比较多,处于发展阶段,如果按基数定指标,那么可减的容量比较低,就没有发展空间了。

  对于标准,代表们希望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允许在不同行业、不同地区甚至不同阶段制定差别化的标准。这是辩证的观点。

  节能减排是需要巨大投入的,代表委员认为,对于自觉执行的企业,政府要予以支持激励;对于 耍小聪明 的企业,政府要督促监管。全国人大代表、凌钢集团公司董事长张振勇建言: 由于不合理产能的存在影响了市场公平竞争,建议相关部门必须切实加强监管,强化钢铁企业、能耗和技术标准的督察检查,达不到标准的企业和产能应该立即淘汰。 民建中央建议,限度地利用经济手段增强全社会节能减排的内生动力,如以税收补贴为激励措施淘汰落后产能;针对两高行业实施更为严厉的贷款标准,加大对企业主动减排治污行为的信贷支持力度,积极利用金融杠杆保护环境等。

  激励和监管,是 看得见的手 的两个需要配合的 手段 ,政府要灵活运用,既不能让企业失去动力,又不能让企业没有压力,重点是把握好度,确保企业在一个健康空间可持续发展。

  节能减排的中心任务是做好一个减法和一个加法,即淘汰落后产能,鼓励发展。全国人大代表、西安美术学院副院长韩宝生认为,京津冀等主要污染地区都是钢铁、水泥、电解铝、玻璃等落后和过剩产业多、燃煤多的地区。要改善这些地区大气质量,以上不合理的落后和过剩产能必须淘汰,产业结构和布局必须调整。全国人大代表、山西中钢集团董事长袁玉珠说,201 年我国钢铁产量达7.9亿吨,应控制在6亿吨左右。化解过剩产能,要重点针对环保不达标和产能低的高炉开刀。

  加法需要科技的支持和创新的驱动,减法需要果敢的勇气和恒定的决心。做好节能减排这道 环保题 ,既考验政府的智商,又考验政府的情商。

  代表委员达成一个普遍共识,经济发展和节能减排是一对矛盾体。要平衡好二者关系,政府必须拿出百分百的智慧和勇气,舞好指挥棒,在督促企业提高能源利用质量效率上做文章,拧干所有水分,力争让能源用在有质量有效益可持续发展的 刀刃 上。

2016年泉州会务企业
从蝙蝠侠大战超人看BAT合纵连横
汇医慧影CEO柴象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