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火天衣第172章邪剑之威

2020-01-20 00:17:31 来源: 襄阳信息港

血火天衣 第172章 邪剑之威

“哈哈哈!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我活了五十二岁,还没见过这么有趣的疯子!也好,你要是有本事用这根东西杀我,那就尽管放马过来!”

冰原伯爵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他这么人没什么气量,若是在平时,早就命令身边的骑士把这个口吐妄言的家伙切成碎块,然而这情形实在是太好笑了,不仅掏出一根汤匙,还取了个无明永劫的名字,不是疯子又是什么?

既然是疯子,就没必要认真对待了,能博一笑就足够。

“你,有本事就用这根勺子杀入阵中啊,哈哈哈!”

一个骑士瞟了一眼满脸认真的谢岚,保护着冰原伯爵扬长而去。

方阵重新集结,冰原伯爵身处大军中央,由数百名全副武装的骑士与武者保护,两名力士举起绘着家族纹章的大旗,高高地竖在空中纹丝不动。

“前辈……这是认真的?”

仇无衣的视线就没有从这汤匙上离开过,越是细看,脸上的黑线就越重。按理说,谢岚也是一代宗师,手中的宝物又怎会少?如果说他只掏出一根汤匙,或许还可以看做戏耍对方的行为,但若是给汤匙取了这样一个名字,那就真的是中二病发作的表现。

不过仇无衣倒毫不怀疑谢岚有着将冰原伯爵一击秒杀的实力。

“废话,这么多人在这儿安营扎寨,裂缝就在这中间,万一谁偷偷钻进去,那岂不是前功尽弃?”

谢岚很生气,因为他被人忽视了,叼着汤匙咬牙切齿地不停摇头晃脑。

“噗……”

汤匙的吹出了一个七彩泡泡,飘飘悠悠地飞上了天。

“还有这种功能啊!”

“废话!这可是我穷尽半生经历打造的奇形杀人剑,功能自然多得要命!晚上还能照明呢,还能引火!”

谢岚舌头一弹,将汤匙吐了出来,夹在二指中央,凌空“嚓嚓”划了两下,汤匙的前端顿时燃起了一簇火焰。

“大爷……您是哆啦a梦吗?”

“那是什么?”

“没事您继续……”

脸上黑线已经凝结成一片乌云的仇无衣决定放弃治疗,在精神上早已给大爷跪了。

“哼,不让你见识一下,你就根本看不懂我的独门武器,记住,这叫邪剑?无明永劫!那边的!我现在就来杀你!”

话毕,谢岚继续叼起汤匙,背着手大摇大摆地走向士兵们驻扎的地方。

“站住!在靠近一步,你就性命不保!”

冰原伯爵手下的直属士兵堪称强悍,见谢岚竟然敢如此自负地靠近,立刻组成了防御的阵型。

谢岚乖乖地停了下来,与排相貌凶恶的士兵大眼瞪小眼地站着。

立刻有人把这情况汇报给冰原伯爵,方阵中央又是一阵大笑,有力的马蹄声随之响起。

仇无衣在远处看着,只是皱眉,猜不出谢岚究竟要使出怎样的绝技,不过看他的架势,多半会弄出些搞笑的东西。

“你还真要杀我?那好,给你三息的时间,杀不了我,你就去死!”

冰原伯爵一指谢岚,数百名兵士立刻层层挡在他的身前,拔出了随身武器。

即使隔得较远,仇无衣也能看清他们所装备的武器全都是对天衣专用的类型,看来这种武器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普及了。

“你真要我先出手?”

谢岚一脸歉意地搓着手,面颊甚至有那么一丝红晕。

“不出手,你就给我去死,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冰原伯爵的眼中流出一丝怒意,虽然这个疯子还算有意思,但同样的笑话说过几遍就不好笑了,反而让他觉得厌恶。

“哎……”

不知为何,谢岚地长叹一声,回身就走。

仇无衣迟疑了片刻,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一抬头,整个人僵硬地愣在了原地。

“杀了他。”

冰原伯爵以为谢岚放弃了,便冷笑一声,对身边人下了命令。

“啊啊!大人!大人!”

谁知所有的随侍身旁的武者与骑士就像见了鬼一样,满脸铁青色,抛下他这个主子就逃。

“回来!都给我回来!你们想造反吗!”

这一次冰原伯爵真的暴怒如雷,谁知其余的军队并没有给他面子,片刻之间就乱哄哄地炸锅了,骑马的逃走,不知撞倒了多少同伴,这些被撞到的人立刻遭到了数以千计的踩踏,惨叫声很快淹没在混乱之中。

“我已经出手了。”

谢岚吐出的声音特地在冰原伯爵身边转了一圈,调皮地钻进了他的耳朵。

“嗯?”

冰原伯爵忽然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被阳光照射之下投射在雪地上的影子。

淡淡的黑影除了头部还保持着完整以外,其他部位只剩下一根根凸出的骸骨而已,不仅是人,马也是如此。

一缕血线自冰原伯爵的嘴角淌出,他艰难地挪动着僵硬的脖颈向下看去,目光所到之处,看到的只有森森白骨。

铠甲,血肉,乃至战马,在无人察觉的瞬间被剔得干干净净。

“要是你不去看自己的影子,可能还会继续活下去。”

谢岚将汤匙向空中一吐,小小的汤匙顿时化作一个黑点,飞向了高空。

“哗啦。”

一堆白骨零乱地崩塌了,骨堆的上方立着冰原伯爵的头颅,凸起的双眼之中满是不甘,却已经凝固在生命的一刻。

好厉害……

仇无衣满脑子里只有这三个字。

到底是潜伏多年的老魔头,谢岚的力量已经远远超越了仇无衣脑中“强者”这个词的概念,况且他的身上还没有天衣。

如果刚才真的和他刀兵相向,恐怕复制一万个自己都不可能有胜算。

因为谢岚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认真过,他一直在玩,用各种方式来玩,排解心中的无聊。

“怎么样?是不是对我这把邪剑刮目相看?”

谢岚张口叼住落下的汤匙,炫耀般地吐出了一个七彩泡泡。

“某种意义上……的确是刮目相看了。”

仇无衣老老实实地答道,对于这个不知是疯还是特立独行的老家伙终于有了几分真正的敬意。

“是吗?走,去裂缝那里。”

谢岚拿下汤匙收入怀中,看了仇无衣一眼,转身就走。

活了这么多年,人心中的想法,谢岚一看便知。

瞬杀那由他,这一招,谢岚足足修炼了三十年,才做到无形之间出剑杀人的地步,初次见到这一招的人莫不惊慌失措,陷入内心的恐惧之中不能自拔。

而仇无衣却没有。

不过十几岁的少年人而已,为何亲眼目睹了如此可怕的绝招也不感到害怕?那么又有什么方法能让他恐惧?

虽然谢岚已经没有了杀仇无衣的想法,对他的兴趣却越来越浓了。

谢岚自然不会知道,在对抗程铁轩所释放出的杀音之时,仇无衣甚至亲身体验过身体的肌肉被一条条撕裂的景象,所以自然不会因之而害怕。

不过经由这件事,谢岚开始意识到这个名叫仇无衣的少年说不定会给他带来一些有趣的事情。

“前辈,请问到底要如何找到裂缝?”

仇无衣好奇地问道,如果换做自己,恐怕只能地毯式搜索。

“糊涂,不是我说你,你们这些年轻人有点太依赖天衣了,虽然不算错,但你就没意识到穿上天衣之后就很难精确把握自身力量的变化么?”

谢岚笔直地快步走着,背向仇无衣说道。

“这……似乎没错。”

仇无衣微微语塞,因为谢岚的话的确有道理,如果没有天衣,人就会精确控制体内的力量消耗,但穿上了天衣之后,源源不断的回复能力就会让人忽视这一点。

“所以说,我的方法,你学不会,我重孙女或许可以。不过你也别灰心,这也就是雕虫小技而已,看,就在那里了。”

来到一块非常突兀的岩石之前,谢岚指向了岩石的上方,从这里依然看不到任何东西。

“这是通往逆界的吗?”

吃一堑长一智,仇无衣谨慎地问道。

“不知道,不闯进去没人知道,现在逆界已经到了苟延残喘的时候,就我看来,这一带至少有四个裂缝,恐怕不一定都是通往逆界。咳,小小年龄怎么一点冒险精神都没有,越是未知的东西越是有趣啊!”

谢岚两眼咕噜一转,抛开尚在沉思的仇无衣,纵身跃向了岩石顶端,顿时消失了踪迹。

“前辈!”

仇无衣登时醒觉,想也不想,看准谢岚消失的方向也跳了进去。

只见眼前的景色一阵扭曲,世界立刻变了模样。

这一次与上次不同,踏入裂缝之后,周围立刻闪耀起剧烈的光芒,数种颜色的光交替亮起,刺得仇无衣立刻闭上了眼睛。

“小子,逆界到了哦。”

随着声音出现的还有一只手,拍在肩膀上的手。

仇无衣缓缓张开了眼睛,出现在眼前的不再是强光,也不是黑暗,仿佛自己来到了一个很正常的世界,光线柔和,能够看清楚周围的一切。

逆界,到底是什么样子?

当仇无衣远离大脑的神识回到身上的时候,眼前变得清晰的世界差点令他大叫起来。

滁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治病怎么样
白癜风医院乌鲁木齐哪家好
宁波什么医院治癫痫病好
呼和浩特手术治疗牛皮癣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