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中等收入陷阱需坚持用市场配置资源

2019-06-09 06:47:57 来源: 襄阳信息港

月经量多吃什么食物好
月经量多该吃点什么好
月经量多有什么影响

■圆桌嘉宾

吴敬琏: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陈清泰: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党组书记

林毅夫:北京大学教授

中国经济体已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期,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面临哪些挑战?如何走上更富活力的经济增长之路?

5月11日,由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的《吴敬琏文集》首发式暨中国改革座谈会在北京举行,吴敬琏、陈清泰、林毅夫等10余位经济学家汇聚一堂,从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当前状况谈起,聚焦到全面深化改革需要解决的问题,阐述了他们的见解。

吴敬琏认为,投资回报递减的规律已经显现出来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方式不转变,高速增长则不可持续;林毅夫认为,发展中国家要想跳出“中等收入陷阱”,其条件是市场经济加上一个有为的政府;陈清泰认为,建设高收入国家必须给民营经济平等的地位。

吴敬琏:

经济发展方式不转变,高速增长不可持续

作为中国高层社会科学研究机关和政府咨询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吴敬琏参与了中国改革的全过程。吴敬琏指出,从上世纪80年代打开计划经济缺口,到90年代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们国家由于意识形态等各种影响,始终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双层体制消长的问题。

吴敬琏说,经过20世纪90年代的那一轮改革,市场经济体制的力量有了壮大。上世纪80年代后期,非国有部分只占整个国民经济总量的1/3。经过了90年代改革实践,两种体制的力量对比发生一些变化,从总量来说,非国有部分强一点,但是,消长的格局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有些人以为,我们面临的很多问题都有两种不同的解决方案。一种解决方案是继续推进改革,靠市场化、法治化、民主化改革来解决这些问题。另外一种主张则是强化政府的力量,政府动用资源,以海量投资来保持高速度的增长,用政府主导来解决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且后一种主张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强,以至于有人认为这是解决中国所有发展问题和社会问题好的药方。

谈到当前经济问题,吴敬琏说,自2009年以来,特别是去年下半年以来,各地都推出巨大的投资计划,到处是推土机轰鸣,但数据表明,投资回报递减的规律已经显现出来了。他说,“我不大同意有些经济学家说,这是一个周期性的表现,第二季度会反弹回来。我们应该有清晰的认识,用老办法已经陷入困境。投资一增加,马上资产泡沫和物价都会有反映,而拉动增长的效果非常差。经济发展的方式不转变,中国高速的增长不可持续。”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今年要提出全面深化改革总体方案、路线图和时间表,各方面都在等,我们所有的人都有参与,这实际上是决定中国的前途和命运的大事。”吴敬琏说,思想上的分歧会很多,利益上的纠结更加严重。怎么来做?我们可以温故而知新。改革30多年来一直是不断地出现新的十字路口,如果不能够在选择的关头作出正确选择,整个经济发展就会脱轨,现在既是机会又是挑战。

林毅夫:

向高收入国家转变,需“市场经济+有为政府”

继续深化改革要做哪些工作?林毅夫说,中国改革从上世纪70年代末期启动,至今已走过35个年头。35年改革的成绩,是初步建立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框架。市场制度有力地促进了中国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的改善,减贫也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然而,中国的改革还没有取得完全成功,现有体制中遗存的大量命令经济旧体制遗产,使各种经济和社会矛盾不仅难于缓解,还在一定情况下凸显出来。

林毅夫说,改革开放初期我们走的是渐进的双轨道路:一方面给在改革开放前建立起来的那些大型但是不符合比较优势、在市场当中没有竞争力的国有企业给予必要的保护,避免它们在转型过程中崩溃带来大量失业,另一方面放开对有比较优势的劳动力比较密集的行业的禁锢,包括乡镇企业、民营企业还有外资企业的发展。

“改革开放以来实行的‘渐进式双轨’的道路在当时是符合国情的改革,但这带来了改革的不彻底,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改革还没有完成。”林毅夫如是说。

他举例说,比如金融业以为大企业服务的大银行为主,而绝大多数中型、小型、微型的企业得不到金融服务,这样造成收入低的人补贴收入高的人,产业受到扭曲。“除了军工国防相关行业外,不应该再给其它国企补贴。”林毅夫认为。

林毅夫提出,我们今天还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在向高收入国家转变过程中,必然是产业结构、技术结构不断变动的过程,变动过程中要有市场竞争,让资源得到比较好的配置,通过竞争提高大家发展经济的积极性。

然而,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国家陷入了低收入或中等收入的陷阱,没有办法迈向与发达国家一样的高收入水平阶段,“只有少数国家成功了”。

林毅夫分析称,这些成功的国家有共同特点,他们是开放经济,而且在开放经济过程中,充分利用世界上现有的知识;都达到宏观经济的稳定,危机中较少波动;都有很高的储蓄率和投资率;都以市场机制配置资源,不是原来的由政府主导配置资源;都有积极的、有为的政府,来解决经济发展过程当中的问题。

他建议,对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讲,需要按照这个国家的比较优势来发展,条件是市场经济加上一个有为的政府。“如果能这样做的话,结果是开放经济、经济的稳定、经济高积累,然后快速地发展。”

陈清泰:

给民营经济平等地位,进一步解放生产力

陈清泰认为,建设高收入国家必须给民营经济平等的地位,才能进一步解放生产力。他认为,党和政府追求的是所有资本资源都能限度地发挥潜能创造多的财富。

现在无论政府管理还是涉及企业的许多政策,几乎都打上了所有制的烙印,相应地包括上市公司每家企业头上都有一个所有制标签,在市场中形成一条很深的所有制鸿沟。

“如今民营经济总量已碰到天花板。”陈清泰建议,给民营经济平等的地位,才能进一步解放生产力。

现在非公经济占国民经济总量、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均已超过60%,吸纳城镇就业超过80%,税收贡献超过50%。

陈清泰呼吁,建设高收入国家不仅是GDP增长的概念,还必须包括提高居民收入占比,减少分配不公,培育强大的中等收入群体,构建能调动亿万人民参与和分享的新的经济增长动力,这些才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而促进竞争、激发创新活力是重要的途径。

南方 龙金光

实习生 邹小玲 北京报道

祝绪丹比基尼个人资料 微博素颜私房照曝光
正版《名侦探柯南》进中国 内地观众有望同期观看-名侦探柯南-柯南
法国帅小伙花轿娶新娘 80多外国亲友团簇拥
本文标签: